MereDith

喜欢女孩子的一个女孩子。
支持各种平权运动,
目前积极学习中 Will be better always
(・Д・)ノ

© MereDith
Powered by LOFTER

逐日(千神)(短文)

私设 OOC 渣文笔
一篇短文,快开学了…
希望能在开学前完结肉饺
各位注意安全🌝🌝

(清醒回来吐槽自己

当时困到把文档复制粘贴

都不知道写什么了哈哈哈哈哈)
不喜欢左右上吧 喜欢的求评论啥的
我好困啊…
喜欢留个赞 持续喜欢我
以下正文:
—————————————
小陈同学被爸妈下了最后通缉令。
“宝贝儿啊,你要是再不去找个男朋友,咱就把你送去非诚勿扰去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妈,您和爸多注意身体,挂电话了啊。”
“好嘞好嘞,你也注意身体啊,别熬夜了嗷。”

二十七岁的时候总是充满着对明天的迷茫,工作的不顺心,被上级批评到无力反击……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样的职业呢?小学的时候上思品课,老师叫大家在一张大大的白纸上写下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就连隔壁桌成绩不怎么好的男同学都写了满满两面纸,到下课的时候,陈惊的纸上依旧是一片空白。
陈惊从来就不做planB,所谓随心所欲的美少女,这个名号她背到现在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适合什么。
更别说找个男朋友了,大学里的告白陈惊看得多了,自己那年不也是做过相同的事情么?一个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使出浑身招数只是为了获得一个人的喜欢,是群众绑架也好,到最后心甘情愿也罢,在宿舍门口摆蜡烛这种事情她还是有些后怕。

她也总是用那句老话来安慰自己——
“我们正青春啊~”
谈恋爱有什么必要……吗?
可是现在都二十七了……整天被同事老师们调侃自己是大龄单身,看着教幼儿园小朋友音乐的学妹都嫁人生子了……而自己还是没有归宿。

她皱着眉头,翻翻手中自己瞎做的职业规划表,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将他们全数丢进垃圾桶里。

她瘫倒在床上。强忍上下眼皮的打架,朦朦胧胧想起她大二的学姐跟她闲聊时无意说的一句话:
“你要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就想想高中,高中你想干什么,然后付诸努力。”

她好像又回到了2012年——

-----------------------------
“那个……如果你们答应加入了,我就给你们每个人每周一个手办!”
“欢迎你,我的朋友。”

高二的生活总是焦急,离重要的高三就只剩下不到几个月,每天都要忙着补课,为了上个好大学而彻夜努力,其实……也就是为了争口气。
少年们最多的回答,大概就是想上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养好家人,找个老婆,洞房花烛,生个孩子,安度晚年。
到底要为谁争口气呢,他们也不知道呢。

陈惊不是这么想的,她看遍了所有关于高中追音乐梦想的电影电视剧,自从那天被王文拒绝,她想起了那些电视剧里的主角们,失意了该干什么?该组个乐队燥起来啊!也许是为了喜欢的人,她就想彻夜练好一首曲子,组个乐队,只是为了追梦,不负韶华。
还是改成:只是为了追梦中人吧。

王如瞳同学本是某站的知名up主,在她绞尽脑汁想了一天这次的视频到底该弹什么的时候,陈惊突然闯进来打乱了她原有的所有plan。
王如瞳过的有条理又干净,每天遵照着教室食堂宿舍这样的三点一线而生活,她从来就不觉得把生活规规矩矩的打理好是件非常“处女座”的事情。
只不过是厌恶没条理而已,一切都那么大剌剌的过,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只是最后还是因为手办而妥协了所有。

---------------------------------

“喂,我说,你花了一晚上想名字,就没想到去哪儿排练?”
王如瞳同学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强忍着心中的怒火。
我去,这年头,年龄大的果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不过这丫头像个跳蚤一样黏在教导主任身上求他借排练厅使用权的时候……
还是挺用心挺可爱的哦。

不过当听到要排练《春节序曲》的时候的王如瞳是崩溃的。
------------------------------------
“王文师哥!我喜欢你!”
“我有问题!我不喜欢你!”

松节油就这样泼到蜡烛上,陈惊看见了王文的惊恐和慌乱,看见了火势蔓延,自己努力护住自己身体的糗样,但是她没看见扛着灭火器满头大汗救火的油渣,她也没看见那些奇装异服的伙伴们在她身后为她应援的身影。
于是她,在火中幻灭成一道黑烟,再也不存在在人世间。

“啊!!!!!!!!!”

----------------------
陈惊大口大口的喘气,她随手抹了抹头上的细汗,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还好只是梦啊……”

“怎么,终于醒了?”
陈惊直起身,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笑出声来。
她从床上跳起来,翻开盖得紧紧实实的被子,在木地板上飞奔起来。
一把抱住了那个正在做饭的人。

“你终于回来了,我也就不用再看你房子啦!!”
“喂……我在做早餐啊,小心点油要溅到你手上了,先松开。”

陈惊恋恋不舍的放开面前去国外表演刚回来的朋友,最后还是呆呆的站在旁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偶尔看见她也看着自己微笑一下,陈惊感觉真幸福啊——

“好啦……去刷牙准备吃,我有这么好看吗……?“

王如瞳是半夜三点才回来的,她轻手轻脚的打开门,慢慢的放下行李箱,只是偷偷的打开了两个人的房间,往里面瞄了一眼。
她最后还是走了进去,把床上散落的书叠整齐,把地上的零食包装和纸全都丢到了垃圾桶,把她踹掉的被子给她盖的严严实实的,又退出了房间。
她一直觉得自己喜欢的非常卑微,陈惊的家人对自己就像亲女儿一样好,陈惊妈妈包的饺子好好吃,陈惊爸爸和自己下棋的时候可高兴了,但是他们一定无法想象自己喜欢上了自家的女儿吧……
而陈惊……她会知道么……

-------------------------

好多年前,那天天气非常的好,好到根本不适合离别,反而适合再多排练一天。
而机票早已订好的王如瞳并无法改变行程,她清楚的记住那天她在登机口前,眼看着贝塔眼里噙着泪,樱仔倔强的咬着唇低头,油渣这个大汉子也在对面不争气的流着眼泪,而只有陈惊,笑着看自己,纵使她的眼泪已经不争气的跑出来,但还是对自己笑着,就像那次自己背着光对她伸出手一样。

最终,在自己准备转头登机的时候,陈惊向王如瞳飞奔,抱住了她。
“不准你忘记我。”
陈惊往她手里塞了什么,和伙伴们一起离开了。

最后开往英国的飞机还是照样起航,并且成功到达了目的地。
王如瞳终于松开手,紧紧攥着的手里,放的是和自己配套的,陈惊亲手做的扬琴款式戒指,她呆呆的站在机场门口,直到开始下起了小雨,她才回过神,停不下来的是不在伙伴面前流的,憋了很久很久的眼泪。

“蠢……这个地方没打磨正确……手会受伤的……”

-----------------------------------
第二天,王如瞳去了中夏附中,看见已经带上厚镜片,穿着职业白衬衫的陈惊站在讲台前认真授课的样子,她感觉陈惊身上发着光,可能是……认真的女人……最好看了吧。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啦,同学们记得回去练习一下这一小节,加油噢。”
“老师再见!”
王如瞳看着低着头走出门,还在认真钻研谱子的学生们,突然眼睛就有些湿润。

自从他们做出了那样的惊天举动后,民乐和西洋乐系的同学们再也没有争吵了,除非有时候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例如饮水机涮火锅没有互相知会这种事情小闹几下,其他时候真的是遵从着“音乐至善”的校训,相处的融洽又和平。
等自己到高三那年,上一届的学姐郑有恩突然有一天打电话过来,说想介绍一下一个老师给自己,也就正是这个契机,才让她有机会到英国留学,在那里刻苦学习,谋了个普及民乐文化的教师的职位,能和外国朋友一起用音乐交流,把民乐传播到更广的地方一直是自己的梦想,王如瞳别提多开心了。

但是少了那个咋咋呼呼的,自己最喜欢的陈惊,少了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贝塔和樱仔,和那个愣愣的大男孩儿李由,她心里总是有些憋屈。
明明,是一起创造的未来啊。

“诶???小霾!!你怎么来了??”
她才回过神来,看着她,抿了抿嘴,最终把想好的告白全部挤成一句话——
“我回来看看母校。”

----------------------------------

其实自己对母校没什么感情……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是有了2.5,有了和西洋乐团的较量,有了每个欢乐排练的夜晚,和老大爷唱歌时的满足才让她对这个地方有那么一丢丢的留念,不然那个秃头的校长和那个刻薄的教导主任,各种迂腐的、看不起民乐的老师才不会让她喜欢这个地方一点呢。

陈惊还有会要开,自己只能捧着一瓶可乐四周围逛逛。
校园还是一样的欧式风格,每个学生都拿着乐器在那个巨大的广场上练着自己的乐器,甚至她还听见有几个孩子练着好久之前2.5彻夜练习的《权御天下》,这让她惊喜的忍不住凑近去听。

“啊!!千指大人吗??千指大人我喜欢你好久了!你现在都不怎么出视频了!!失踪人口什么时候回归???”
她看见面前弹着扬琴追问自己的短发女孩,突然就和之前的记忆重叠。
“唉呀……千指大人我求求你了,这首歌我练的好熟了,能不能给我发张会员卡了?我保证我还会继续苦补二次元知识的!!”
“不行就是不行,古风那部分呢?我给你列的歌单你听完了再来找我。”
“唉唉唉!!小霾!!小霾别走!!!”

“嗯嗯嗯……千指……千指大人?”
那个女孩挥挥手,王如瞳不好意思的笑笑,逐个逐个的回答她的问题。
呼……幸好幸好。

没过一会儿一群孩子都涌上来了,王如瞳被围堵的没办法了,只能大喊一声:“古筝借我,我给你们弹首歌!!别挤了啊啊啊谁摸到我的……”

布局施好,千指果真还是那个千指,行云流水一首曲子下来,把小朋友们都看呆了。
当然也把刚出教学楼门的陈惊看呆了。
千指还是这么厉害啊……从很久之前到现在,从来没放弃过的民乐,一直坚持的事情从来不会松口,一错了就要埋怨自己很久,而且比自己勇敢多了……
随着千指最后一个音符的结束,同学们的鼓掌声都能震聋远处的陈惊了,而她非常高兴。

千指坚持着自己的梦想,她做到了,而陈惊没有。
陈惊的高考并非那么理想,面试的,自己心仪很久的音乐学院并没有录取她,进了另外一个小的音乐学院,她在大学里算是浑浑噩噩了四年,最后做老师这个职业都是自己拼了命拿来的,而现在自己想要什么,她也并不知道。

她好想回到那个和伙伴们一起奔跑的夏天啊……
千指真帅。

“想什么呢?”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
“没什么,想起以前高中的时候了。”

王如瞳和她找了个地方坐着,燥热的夏天,能让很多人感到快乐的,是一罐冰出碴子的可乐和一筒香草味的冰激凌。
而对于王如瞳来说,是可乐和陈惊。
虽然这样的话有点矫情……可的确是这样的。
陈惊的咋咋呼呼,在自己面前笑出16颗牙齿的开朗,是夏天最好的解暑良药了。

王如瞳有很多个没有陈惊的夏天,自己钱包里的合照都要被她摸烂了。

“小霾啊,你说,如果我们现在还做着乐队,会成名赚大钱吗?”
陈惊拍着手中的教案,靠在椅背上望着天。
王如瞳也没有看她,只是淡淡的说:“也许吧,但是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乐队什么的……的确不好经营啊。”

“是啊……油渣最后出了国学习金融,回国做了小老板,开了家火锅店,生意做的倒还不错;贝贝去中夏附小教小朋友音乐了;塔塔成了白领,每天敲敲打打,还要加班,快要把她逼疯了都;樱仔现在在私人机构教小朋友学画画。我呢,回到母校求了个职,受着领导的气,过着月光的生活。”陈惊抿了抿嘴,最后叹了口气,用手捂着脸,发出无奈的低吼声。

“只有你还坚持着梦想……你真的好棒啊。”

梦想好像一个从小到大都盖着的安全毯,它一直在每个人的身上,而自己却忘掉了它。

王如瞳也不是不知道伙伴们现在的境遇,她只是很惊讶罢了,曾经大家捧在手心的,爱不释手的个个心肝乐器们,现在都放在杂物间积灰吗……她突然有些害怕,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它带走的东西可真多……
可是年轻的自己,应该忘不掉吧……

“喂……神经,你说,我们要不要再去开创一次未来啊?”
“嗯????????”

------------------

最终,千指召唤回来了2.5的所有成员,叫他们在自己家里聚个会。
油渣把生意暂时交给了自己的好兄弟,贝贝和陈惊都不用操心工作,考试季音乐课被要的是最勤的,樱仔和老板说这事儿的时候老板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和塔塔把写好的辞职书和文件直接啪的一下摔在已经骚扰她很久的秃头上司桌上——
“妈的,老娘才华横溢,高中时候弹琵琶还得过奖上过舞台呢!这工作搞得我肝癌都要被逼出来了,你还想潜规则老娘?门儿都没有!这工作老娘他妈不干了,爱找谁干谁干去吧,我不玩儿了!”
说着便大力扯掉了自己的胸牌,脱掉了工作服,风风火火走出了办公大厦,只见内里一件普通的T恤上,印着岛风酱非常可爱的脸。

“哇……这么强势啊,这还是我认识的塔塔吗?”
陈惊听着塔塔跟像眨眼睛一样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她真是惊呆了。
“啊哟,都认识快十年了才知道我是这样的人啊?总之别担心,我的出路,我自己心里有数!来来来,干杯!!”

贝塔和神经搂着各自的肩膀,干了手中的啤酒,樱仔看着他们也笑着喝完了手上酸甜的橘子果汁,油渣依旧给各位女王们端茶送水……

的确是回到了高中那样啊,琴房里窄窄的地方用饮水机涮火锅,现在换了大大的房子,吃着更多的食材,大家都变了,但又好像没变。

千指停止了老妈妈式的欣慰,干咳了两声。
“各位,琴谱我已经发到你们邮箱里了,场子我也定好了,就差你们了。”

“诶——?”

“让我们再,开创一次新纪元吧!”

----------------------------------

场子定在了那个发生很多故事的大礼堂,领导嗶哩巴拉的说着一大堆废话,燥热的天气和期待着放暑假的心情让学生们脸上都充满着不屑,王如瞳站在台侧,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就是青春啊……每个人都怀着梦想,怀着对未来的期望,仍旧清澈的双眼望着前方,坚定入神,即使再怎么讨厌教导主任和校长,最后还是要乖乖的听他们的客套话,真是美好。

“怎么,笑得这么开心?”陈惊也伸出了头往外望,也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那个……答应我一件事情,表演完之后再告诉你。”
王如瞳咬咬唇,不敢看后面那张疑惑的脸,听到后面的应答声,心又安了下来。

“好了,希望同学们可以过一个愉快的暑假!散会!”
中夏一向有项传统,等领导走完一分钟才能动身离开,而这个规矩到现在都没变,千指暗嘲了一波,不过这也正好为他们争取了时间。

校领导走了有半分钟了,六个少年们跑上台,每个人都搬着重重的乐器。

“啊!!是千指大人!!千指大人!!!”
“诶诶诶??那个不是我特别敬佩的学二胡的徐樱学姐吗!她拉二胡超帅啊!”
“哇!那个是大唐鼓男神李由学长!!我之前和他打过球啊!!”
………………

六个少年,六种乐器,六种独特的琴声,六个不同的性格。
而正是性格不同的他们,又有相同梦想的他们,在那一刻,找回了自我。
他们在青春里留下了最美的痕迹,又最终重温了那时的记忆。
这就是青春啊,抛头颅洒热血,只为了心爱的人,只为了心中的梦想。

十七岁是过去,十七岁是未来。
而他们的十七岁,熠熠发光。

----------------------Fin------------------------

总结番外:

最后,同学们全体起立鼓掌,目送了六个人的离别,每个人都冲到校园外边要签名,大龄少年们感觉自己手都要断了,感觉好像小偶像开握手会一样。

油渣蓄起了小胡子,他已经订婚了,明年就要结婚,新娘是个非常漂亮的外国女人。他现在又要打点店又要筹备婚礼,忙的不可开交,但是他的笑容却最纯粹最幸福。
“明年婚礼都来啊,我把你们都放在亲属席!谁缺席谁就是猪!”

贝贝被上司拉到了高中部,叫她大力宣传民乐,报名民乐系的学生突然就一个暴涨,都说是要看漂亮学姐。她的工资翻了一倍,别提有多高兴了。

塔塔被樱仔推荐去了私人机构教小朋友们弹琵琶,这份工作虽然赚得不多,但是能做回自己喜欢的事情,非常的高兴。她领到第一份工资就请了女队员们喝奶茶吃饭,结果这帮歹徒真是能吃……总价超出了工资的一两千,塔塔表示想割肾了。

樱仔最终被喜欢的人带动起来,感受了更美好的世界,以前已经有所缓解的社交恐惧症被彻底治愈,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千指大人依旧要定期回英国参加乐团的排练,还要给一群外国人上课,普及民乐的更多知识,她懒得打理头发,短头发就这样变长,直到她某天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长到腰了,去理发店染了很漂亮的金色头发,走在路上都有很多帅哥望着自己看,嗯……小哥快别看了,你女朋友快要和你闹分手了喂…

--------------------------------

你问陈惊啊???千指大人并不知道,演出过后每个人都累得筋疲力尽,她也忘记了那个约定,每个人都回到了自己家,看着房子空空的,没有垃圾食品没有乱丢的bra和袜子,她竟然有些不自在。
陈惊搬走了,她答应给自己的看一年房子的时限到了。
千指的家一直都很空,大概是喜欢摆放整齐的原因。

除了客厅摆的古筝,还真的没什么装饰。
她不习惯离开陈惊的生活了,习惯了好多年,又无法习惯了。
就像是一个和你很要好的朋友,每天都给你一颗牛奶糖,因为某些原因她不给了,你刚开始很烦躁,后面渐渐习惯了不吃糖,甚至都要忘掉这件事的存在的时候,她又回来送你糖吃了,但是这次速度更快,你又突然无法习惯没糖吃了。

好像2.5每个人都避开了陈惊这个话题,她也回学校看过,逼问过贝贝,但是陈惊就是不在学校,她参加完油渣婚礼那天后辞了职,不知道去哪里了。

“还真是……随性的美少女啊。”
千指拿起桌上和她的合照,苦笑了一下。
“如果你做不了planB,我可以帮你做啊。”
“那你愿意回来吗,小傻子。”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你的?”
“这么久都没消息,你到底去了哪里……”
……

王如瞳自言自语了很多话,她到后面就开始和合照聊了起来,很傻,可她觉得挺充实的。

-------------------------

陈惊自那天后更加努力,她在教书的期间还坚持去面试那个她一直想去的学院,每天下班回到家就是练琴,练到趴在琴上面睡。

最后她得到了进修一年的机会,她辞了职,在这一年她还是坚持和父母报平安,对于她的朋友们,她选择了保密。
创作的过程中,没有伙伴,大抵是非常寂寞的一件事情了。
但是陈惊忍了下来。

她也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那个人,喜欢那个一直都死努力一根筋就是不服输的人,喜欢那个自己受伤了累了总会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

她想她喜欢她。

28岁,她经济已经能够独立,想了很长的性向问题也终于得到解决,她立马出了柜,得到了父母的支持,申请了一份乐团乐手的工作,也定好了面试时间,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下进行。
她不需要Planb了,人生如果总有Planb,一点都没有趣味。
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和百分之五十的失败率,不如全部押在成功上。

她飞去了那个国家,面试新工作。

--------------------------

所幸这里的外国人会说一些基本的中文,不然陈惊真的要喉咙便秘了。

“你可以进去了,王会在那里等你。”

嗯???王???

她一进房间,抬头,一个熟悉的身影。
王如瞳笑了,陈惊也笑了。

“你来啦。”
“嗯,我来啦。”

———————————Fin

嗯…要出门旅游了

希望你的日子也闪闪发光

Merediiiiith.

2017 08 21

评论 ( 13 )
热度 ( 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