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eDith

喜欢女孩子的一个女孩子。
支持各种平权运动,
目前积极学习中
Will be better always
(・Д・)ノ

你是一粒调味完美的玉米肉饺Chap.3

OOC 渣文笔 CP冷门请注意

不喜欢右/左上 欢迎评论建议意见或者爱我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吃千神!

以下正文:

-----------------------------

最终千指答应了陈惊,虽然也没抖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是某站大热up主。所以乐团前期,当然就以很艰难的形式继续运作喽。


又是一个周末返校,陈惊住在城北的老房子里,而千指住在城郊的别墅。

向来,千指都不太和爸妈说话,可能是从小就被外婆带大,她自幼知道家里是有那么一点钱,可五六岁的她哪儿懂得大人为什么要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就要吵架,明明生活很富足啊。后面外婆给她买了一架古筝,她也就每天眼睁睁的看着别的小朋友们写完作业跑出去闹腾,自己只能呆在家里皱着眉头撅着嘴,掰着一个又一个的琴音。

她厌恶极了大人的事故和虚伪,她也同时只沉迷在筝和漫画的世界里。

久而久之,这也就成习惯了,她也早就对同学对自己投来的异样眼光免疫。


不过就是和你们喜欢的东西不一样罢了,你们用得着跟看猴子一样看我么?


“王如瞳!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别这样穿在家里!你当家里是皇宫吗!”

门啪的一下被撞开,优美的筝声戛然而止——

王如瞳抬不起头,她眼睛无意识的乱眨,见父亲还在门口僵持,她只好抬手关掉了摄像机。

从上初中开始,父亲对自己要求的格外严厉,一向有些散漫的她不得已认真起来,也许只是为了一个赞赏的证明,也许只想回家的时候,家里的灯多少还是亮了一盏。

可她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些情况。


“我告诉你王如瞳!下个星期我要请人来家里做客了,你可别给我神经兮兮的打扮成这样,改天叫你妈给你买几件裙子什么的——”

“够了!”

王如瞳最终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她瞪着面前被自己的话吓到有些慌张的父亲。

“有必要么?”

她知道自己快哭了,她可从来就没和家人顶撞过啊。

她深吸一口气,尝试着把哭腔藏起来,慢慢开口:

“我从六岁那年开始学筝,八九岁那时候开始看漫画。过得一样好好的,可您关心过我喜欢的东西吗!您自己说啊!我就是喜欢穿的像漫画里面一样帅气!我就是喜欢这样的打扮!我还喜欢……”

她顿了顿,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我还喜欢女生。”


父亲扶着墙的手滑下来了,这时候换做父亲不敢看面前的孩子了。

王如瞳再也忍不住,她提起行李就往家外面跑。

她知道自己哭的有多么难看。算了,也不过就是哭嘛,女孩子,谁没哭过。


不过她觉得自己从家跑出来咬着牙关忍眼泪坐地铁一直忍到在校园里四下无人的地方听见自己肚子咕咕叫也是很丢脸的事儿了。


正当她决定把这件事情用低头来埋藏的时候,一只手冷不丁就搂上自己。

“如瞳……你还好么?”

“我……”

平时叽叽喳喳的陈惊声音变得温柔又小声,王如瞳再也忍不住,她紧抱着陈惊的腰哭的像个小孩子,十五岁了,她从来就不敢哭。她突然想起高中第一个度过的星期,她高兴的回家,想分享这份喜悦给父母,习惯性的叫喊几声爸妈的名字,却发现只剩下回音荡在大大的房子里。孤独感突然涌上心头,再看到玄关自己和外婆的合照,她止不住自己的泪水,一个人盘腿在地上哭的像是六岁那年躲在被子里害怕爸妈离婚的自己,那个在六岁之前还能高兴笑出来的自己,早就不在了。


哭了很久很久,校园里的路灯都亮起来了,而她却不想撒开抱着陈惊的手。

而且再说了,陈惊的手可放在自己的脑门上,到底是谁放谁手还有待理论呢。


直到自己的肚子再一次咕咕叫,她不得不松开自己的手。

陈惊看她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快速的掏出了自己背包里的玉米肉饺。

“呐,这可是我宝贵的生存物品,吃一包可以管饱一天半呢!”

她抬头看着陈惊好看的笑颜,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手伸过去捏了捏对方软软的脸。

我们亲爱的王如瞳同学终于从自己哭的七荤八素的状况中突然醒过来。

我……我刚刚是昏迷到摸了她的脸???


“咔嚓——”


------------------tbc

我非常喜欢千指这个角色

今天三刷注意到了很多细节部分

她很酷 很帅 很自我 坚守自己的梦想 我很喜欢她

明天差不多就没有档啦 压着最后一天的小尾巴 去刷一遍吧!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MereDith | Powered by LOFTER